華人星光 / 待分類 / 剛剛,這位退休老教授突然拿出1個億!他藏...

分享

   

【菜鳥集運自提櫃】剛剛,這位退休老教授突然拿出1個億!他藏的可太深了......

2021-09-29  華人星光

華人星光(ID:hrxg2020)原創內容

作者:華人星光

轉載請聯繫後台授權

有這麼一位馬上要退休的老教授,

剛剛引起了極大轟動。

就在不久前,

他實現了很多人夢寐以求的小目標:

掙到了一個億。

而就在前天,

他突然拿出這一個億,

一分不留全捐!

不留給家人,也不留給子孫?

他説,

這筆錢我們一家人花是浪費......

為什麼?

直到我們翻開他的人生書冊,

才發現這些年,他可藏得太深了.......

他,就是劉進。

當你看到這張圖片上,

劉進穿着一身白大褂,

猜的沒錯,他是一個醫生,

而且是一個超特殊的醫生。

1956年出生於湖北恩施的他,

自小就一心向醫,

從湖北民族學院醫學院畢業後,

被分到了黃石第二醫院工作。

那個時候,

很多人的選擇都是內科或者外科,

而劉進的選擇是:

麻醉科。

這個科室可是一點都不吃香,

別人都不願意去。

為啥?

因為當年我國麻醉科發展十分落後,

自主生產的麻醉劑都幾乎沒有,

什麼都要靠國外技術,

但人家的技術都死死藏着掖着,

壓根學不到東西。

另外在老百姓眼裏,

你説自己是麻醉醫生,

那對不起,你都不配被稱“大夫”

人家看來,

講自己是一個麻醉師,

就好像説自己是醫院的技工一樣,

用一個現在的詞來説,

就是這個職位很“low”。

但當年的劉進,

可謂初生牛犢不怕虎,

麻醉科,人人躲,

他偏要在這個領域大展拳腳。

誰也未曾想到,

這個看起來有點執拗的後生,

在未來的中國醫學江湖,

竟掀起了那樣巨大的改變。

1984年,一直潛心鑽研的劉進,

在北京阜外醫院,

完成了博士學業。

這一年,年僅28歲的他,

第一次在醫學史上留下濃墨一筆:

他是我國第一位臨牀麻醉學博士。

作為10多億人裏,

第一個麻醉科博士,

可想而知,

他以前的路有多難走,

也可想而知,

他以後的路,

也都將是該領域破天荒的第一步。

一畢業,他就被當做重點人才,

安排進入工作的單位,

全中國唯一的,

國家級醫學科學學術中心:

中國醫學科學院。

不過,

他在這裏的麻醉科只待了一年,

因為領導看得出來,

在技術受限的國內,

劉進是一條魚,

要想越過龍門真正蜕變成為“高手”,

得去國外更大的世界裏“遊一遊”。

於是1989年,

劉進來到了美國加州大學舊金山醫院,

在這裏,

他見識到麻醉學科廣袤的世界,

也憑自己的聰明學識,

短短四年就在美國站穩了腳跟:

得到世界“麻醉教父”Paul F·White青睞,

被其視為得意弟子;

劉進學業完成後,

成為久負盛名的世界醫學領跑者:

華盛頓大學醫學院,

麻醉科臨牀研究學者。

在美國強大的醫療技術支持下,

他的研究風生水起,

還拿到了美國綠卡。

待遇優渥,前途無量,

可卻在這時,

他做出了回國的決定。

要知道,那是1993年,

在麻醉科不受重視的中國,

和在技術資金雄厚的美國之間選擇,

誰都知道要選擇什麼。

但劉進的心裏,

卻有着一個堅定的信念:

醫學無國界,而我有祖國。

而他的迴歸,

給中國醫學帶來的,

又將是怎樣的鉅變?

回國後,他直接被提升為,

中國科學院阜外醫院麻醉科主任。

2000年,

再就職四川華西醫院麻醉科主任,

也是這一年,

劉進高高揚起了,

中國麻醉學高歌猛進的風帆。

他説:“在美國,

一名醫學生要想成為主治醫生,

要經歷的這段培訓模式是高度規範、

高強度且現代化的,

這樣的培養方式保證了,

他們能夠具有過硬的臨牀水平。

而相比之下,

中國同樣階段的醫學教育,

則規範度不夠。”

為推動中國“住院醫師規範化培訓”,

他在國內率先建起了,

與國際接軌的、

麻醉科住院醫師規範化培訓制度。

這一制度十分嚴格,

當年被稱為“魔鬼訓練”。

什麼是“魔鬼訓練”?

每週一到週五7時15分,

其他科室醫生可能剛到醫院,

而華西麻醉中心的幾百號人,

已經晨讀30分鐘。

每天早上7點14分,

劉進站在科室中間開始點名,

這一雷打不動的規矩,

已經堅持18年!

劉進還提出每週四病案討論,

後來成為聞名全國的討論會。

討論時,

各位主任醫師抽問、點名、質疑,

甚至當場觀點交鋒,

經常讓參加的新人驚出一身冷汗,

因為他們,

從未見過如此嚴謹的麻醉學會議......

再看看密密麻麻的時間安排:

週二下午17時,

麻醉科集合,

解讀有關臨牀的最新英文文獻;

每週三晚19時到21時,

麻醉臨牀技能培訓;

每週四晚19時到21時,

麻醉住院醫師大課;

每月固定的週一、

週五19時到21時,

是麻醉住院醫師危機資源管理培訓課

……

並且這些緊張密集的培訓,

不光是安排在工作時間之外,

更在一堆堆科研任務,

一篇篇科研論文、

一個個創新發明之外!

那麼,劉進帶着華西麻醉科,

付出了這麼多的汗水,

他們交出了怎樣的答卷呢?

20年來,華西醫院已成為,

中國最大的住院醫師規範培訓基地!

20年來,

劉進的麻醉培訓基地,

為全國培育出了大量年輕麻醉師,

還有佔比高達40%的麻醉科主任,

也可以説,這裏走出了,

中國麻醉事業的半壁江山!

晨課學習、病案討論

20年來,

國際頂尖醫院的麻醉相關死亡率,

一般在20~30萬分之一之間,

而從2006年起,

華西麻醉相關死亡率,

大概在40萬分之一,

近幾年這個數字又翻了幾倍,

從2014年至今,

華西麻醉相關死亡率,

為100萬分之一,世界領先。

説到這裏,也許有的人會説,

麻醉而已,只是打一針麻藥,

沒什麼大不了,

哪裏比得上外科醫生那樣重要。

事實上,

手術中有這樣一種説法:

外科醫生治病,麻醉醫生保命。

比如開顱手術,

最大的難度不在於手術如何操作,

而是如何控制病人,

在清醒的狀態下完成手術,

就是説要讓患者清醒,

但是又不能感覺到開顱的疼痛。

而這樣的麻醉效果,

必須要一次性達到。

除了這複雜手術,

其他只要用到麻醉的所有手術中,

麻醉師才是最累的那個,

他們不是人們以為的“打一針就走”,

而是全程護航,

因為會有各種突發狀況:

比如有的手術,

需要中途把患者從麻醉狀態叫醒,

有的手術,需要在結束的時候,

讓患者百分之百清醒過來......

所以,

麻醉在手術中好像被“邊緣化”,

可事實上,麻醉是手術的重中之重。

劉進就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解釋:

“其實麻醉主要的任務,

是對病人基本生命功能的監測和調控,

對重要臟器進行保護和支持。

手術過程中,

對於神經、呼吸、循環、

肝臟和腎臟功能,

以及體温和血液內環境等,

基本生命功能的監測和調控,

都是麻醉科醫師在負責的。”

而今天,

一提起華西醫院麻醉科掌門人劉進,

老百姓們都這樣説:

“大家都曉得,

華西最牛的是麻醉科,

劉教授技術好得很,

一麻一個準。”

劉進最牛的,還不是這些,

自回國,他完成了近20年來,

世界上最大系列的

關於吸入麻醉藥溶解度研究;

發明了當今中國57%的麻醉新藥;

他帶領下的華西醫院麻醉科,

連續11年,

在復旦大學醫院管理研究所,

《中國醫院最佳專科綜合榜》上,

華西醫院麻醉科,排名全國第一!

2012年,劉進當年的老師,

“世界麻醉教父”Paul F·White,

受他邀請來到華西醫院麻醉科參觀,

十分肯定地説道:

“華西醫院麻醉科,

已經達到世界一流標準。”

可以説,劉進以一己之力,

拉動中國整個麻醉學,

從壓根排不上號,

一路走到了世界領先地位!

這樣的人,你説他牛不牛?

2013年,

在劉進持續十年的建議下,

中國建立起,

國家住院醫師規範化培訓制度,

並將其費用納入國家財政預算。

這是中國住院醫師培訓,

是他,

推動着中國住院醫師培訓制度,

邁出從“為院育人”,

到“為國育人”的關鍵一步。  

這些年,

作為業內赫赫有名的頂尖麻醉師,

作為推動中國麻醉事業,

後來居上的領路人,

劉進20多年卻一直“深藏功與名”。

更鮮為人知的是,

他腿有殘疾,卻仍在科室忙個不停。

這是他的尋常一天:

早上7點看望疑難病人,

8點專家門診一直持續到中午1點。

半個小時簡單吃個飯,

馬上又要進行遠程會診,到4點結束。

接着去ICU會診,

累了一天6點下班,

剛吃完飯,又因一例重症病人,

馬不停蹄趕赴醫院。

這一折騰下來,

沒有半夜11點12點回不了家,

第二天,又是如此......

這些年,他惦記着病人,

惦記着培訓年輕醫生,

卻忘了自己,是一位已經65歲,

還腿有殘疾的老人......

但為一個行業,

為一個國家做到了這麼多,

對劉進來説還不夠。

就在去年,由他帶頭研發的:

“新型骨骼肌鬆弛藥物”、

“超長效局麻藥”兩類麻醉新藥,

實現了市場轉化。

華西醫院給他的獎金,

足足一個億!

作為一個醫生,

他拿到這麼大的一筆鉅款,

又是在馬上退休的年紀,

勞累了一輩子,這筆錢,

足以讓他過上更加舒適的退休生活。

然而他的選擇再次出人意料:

將這個,

絕大多數人夢寐以求的“小目標”,

毫不猶豫全捐!

就在前天,2021年9月27日,

劉進將這一個億捐贈,

設立規培專項基金,

用於激勵住院醫師、帶教師資,

提高住院醫師臨牀能力,

這也是我國第一個,

由個人捐贈設立的專項規培發展基金。

劉進説:

“我今年65歲,要退休了,

有人會説1億元不是個小數目,

對一個家庭來説是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但是我和我的家人都認為,

這筆錢用於我們家庭,

去過上更為舒適的退休生活,

是一種浪費。

而捐贈給住院醫師規範化培訓的事業,

更具有社會意義。”

他心底有一個“大目標”,

就是儘自己一生的力量,

去為中國培養更多醫學人才!

從一個小小麻醉師,

到成為全國麻醉學科帶頭人;

從一個麻醉科室,

到排名全國醫學專科第一;

從一家落後的中國醫院,

到走上世界麻醉學領先地位。

一心一念一夢想,

一人一院一國家,

這一路雖孤單又漫長,

可劉進始終雙眼清明、心懷炬火,

他用自己30餘年人生,

書寫了這段中國醫學上的輝煌歷程!

醫者仁心,大愛無疆,

今天讓我們一起,

向這樣一位好醫生劉進,

致以深深的敬意!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